浙江金融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
国际刊号:1005-0167
国内刊号:33-1057/F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12805 人次
 
    本刊论文
浙江需要丰富的金融生态

 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各方面共同努力,通过持续的制度创新,逐步解决。一个丰富的金融生态将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为浙江经济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
  
  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需要通过持续的制度创新
  
  □中小企业是我国经济生活中最具活力、发展最快的部分,也是相对脆弱、容易波动的部分。2008年以来,随着外部经济环境恶化,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日益突出,有哪些特点值得关注?
  ■严启发:就我国中小企业融资情况而言,有两个特点值得关注:一是我国地域辽阔,地区之间发展水平差异巨大,中小企业数量众多且水平参差不齐,不可能也不必要满足所有中小企业的融资需要;二是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固有因素如企业规模较小、抵押担保能力差、信用观念不强等,不可能在短期内根本改观。因此,这就决定了我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各方面共同努力,通过持续的制度创新,逐步解决。
  □3月18日,为求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中国银监会以前所未有的规格召开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您如何看待这一举措?
  ■史晋川:目前,政府靠大项目和财政、银行的支持来启动内需,但内需启动后可持续的复苏,取决于广大的中小企业,取决于它们投资、改善和扩大生产的能力和意愿。
  如果仅仅依靠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和银行对大企业、大项目的投入和支持,而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和投资没有改善,刺激效应将不可持续,中国经济可能走出W形曲线。
  我先前判断,中国经济曲线可能是U形,不会是急剧上下的V形,也不会是在底部深度徘徊的L形。但搞得不好可能会是W形――下去之后又起来,然后再下来、再上去。
  这涉及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动力问题。我认为,这是中国银监会召开这次会议的大背景。
  
  培育中小金融机构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核心要点
  
  □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近期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制度创新应从哪些方面着力?
  ■严启发: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根据中小企业资金需求小、频、急的特点,推出相应支持中小企业信贷业务的具体措施。当前,银行业金融机构可在以下方面有所作为:成立专门面向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部门;制定专门针对中小企业信贷业务的管理办法、评级标准和操作流程;创新能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的信贷品种;制定专门的中小企业信贷考核办法及责任制度等。
  其次,创新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制度。中小企业在金融机构信用等级评价体系中处于较低等级,很难获得金融机构的信任,这是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主要原因。解决途径之一是成立相应的担保机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可以由企业自愿出资成立,也可以由政府出资成立专门的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应通过适当的制度安排,在担保机构与信贷银行之间达成风险共担协议,共同承担担保风险。
  当前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如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的主要任务是以担保方式促使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其资金来自联邦政府,由国会预算拨款。这些担保机构在政府支持下,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机构本身也运转良好,值得我国学习借鉴。
  □目前,一些大的银行,包括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也在逐渐重视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您对此如何看待?
  ■史晋川: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了解到的情况有两类,一类是确实行动起来了,另一类则是以做表面文章为主。区分这两类情况有一个标志:一家大银行是成立独立的中小企业贷款事业部,还是只是在原有的公司业务部内成立一个团队。
  但无论成立专门的事业部与否,我个人觉得,如果要这些大银行来放太多精力在中小企业贷款上,这是金融资源配置的浪费和金融机构定位的错位。这些银行,无论资源、渠道,还是贷款经验和风险控制模式,都已经和一个相对稳定的大中型企业客户群相适应,如果要求它们的精力转向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是浪费和错位。
  我还是坚持一贯的看法,应该通过丰富和完善金融生态来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最核心的要点就是鼓励发展非国有的或是民间资本为主的中小金融机构,这些机构包括社区银行、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这些机构,无论规模、草根性和经验,都和中小企业有天然的亲和力。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拳击有重量级和轻量级之分,如果轻量级是薄弱环节,应该做的是聘请更多更好的轻量级教练,而不是要求重量级教练多花一些时间在轻量级队员身上。
  
  增强监管能力,放松中小金融机构准入门槛
  
  □在完善和丰富金融生态上,与过去相比,去年以来政策有变化吗?
  ■史晋川:去年上半年开始,在宏观调控和金融危机影响下,浙江大量中小企业的资金链都遇到问题,浙江进行了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的试点,正逢其时。由于仍在试点中,规模不大,作用虽然积极,但仍有限。可以这样说,在改善金融生态上,这次试点,步伐尽管迈得比较慢,但是迈出了实质性一步。
  目前,我个人感觉,在对待中小金融机构的问题上,政府的忧虑在监管上。对金融体系的监管现在是限制金融生态丰富化的一个瓶颈――因为担心监管力量不足,妨碍了金融机构准入门槛的加快放松。
  在我看来,人民银行系统,应该少而精,就像美联储一样,专注于货币政策,分支机构设到省一级就差不多了,市县一级基本没必要。应该把人员精简出来,扩大银监会。货币政策需要高水平的专业人士,但人不要多,而金融监管需要进行大量日常、具体的工作,需要更多人手。
  我的基本观点是,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应该放松中小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但为了防范可能由此产生的金融风险,同时需要在监管上做更多的工作。
  
  浙江金融生态依然需要丰富和完善
  
  □浙江是中小企业的集中地,也是民营资本的聚集地,民间金融发展潜力巨大,民间资本如何更好地为中小企业服务?
  ■严启发:这需要创新民间融资制度。近年来,我国民间融资渠道虽然有所发展,但仍很不通畅。浙江是民营资本的聚集地,民间金融发展潜力巨大。应通过制度创新,使部分符合条件的民间融资合法化,适当放开地方政府控股、吸收民营资本参加的区域性的中小型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更多的选择。
  □相对于国内其他区域,浙江的金融生态相对丰富,您如何评估它的现状?这些年来成长起来的中小金融有能力满足本地中小企业融资需求吗?
  ■史晋川:坦率而言,从整个金融体系看,在直接融资领域,浙江还缺乏比较有影响、有规模的金融机构,但银行体系的多样性在浙江已经初步形成了。品种已经比较齐全了,有大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但比较底层的小的“灌木”还不够繁茂,还需要更多的阳光雨露。对于已经成长起来的“灌木”,如台商行、泰隆,还应该给它们更好的政策条件,让它们在各地产生示范效应。相对于其他地方,浙江中小企业贷款的比例还是高一些的。
  □这次中国银监会如此高度重视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对中小金融机构而言,是否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开始?
  ■史晋川:如我刚才所说,在改善金融生态上,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但门槛的降低和管制的放松,应该与监管能力的提升相匹配,如果不匹配,有可能会诱发金融风险。
  1998年以后,货币政策和银行监管分离,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进行了现代公司治理结构的改造,一批生存下来的城信社成为城商行,再伴随着宏观景气,银行体系整体的抗风险能力显然大大强于过去。
  在这一次抵御经济下行的过程中,中小金融机构如果能够有效地帮助中小企业,宏观经济的复苏得以持续,我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浙江金融》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2《浙江金融》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20026650号-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