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金融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
国际刊号:1005-0167
国内刊号:33-1057/F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12803 人次
 
    本刊论文
浙江企业钱荒倒逼金融机构贷款提速

在原材料涨价、人民币升值等共性成本上涨同时,再加上今年以来从紧的货币政策影响,包括温州在内的浙江中小企业关转停无数,“融资难”成为他们难以逾越的门槛。
  构建一个全新的金融体系,已成为浙江破解中小企业“钱荒”的首要任务。在全国率先启动“小额贷款”试点同时,浙江省又推出“股权质押贷款”政策,地方政府、企业也相继推出“救市”措施。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中小企业“钱荒”
  
  今年年初,台州市椒江区7家规模企业接连倒闭。在宁波爵溪镇,之前为30个世界顶级品牌提供加工服务的企业,已有100多家停产。
  短短6个月时间,许多浙江中小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状况,迫于无奈,只能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来维持发展。在需求急剧放大下,浙江的民间贷款利率一般为银行利率的4倍左右,有的甚至高达10倍以上。在温州方兴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培林看来,大部分企业借高利贷,主要用于短期的资金拆借;如果把高利贷投入生产领域,这无疑等同于“服毒自杀”。
  之前,飞跃集团、南望集团资金链断裂,均出现高利贷的传闻。
  而在温州,疯狂的高利贷甚至在吞噬老板的生命。7月19日,永嘉瓯北的浙江云光泵阀制造有限公司老板朱吉光,为叶姓朋友担保1000多万元高利贷,因不堪“债主”轮番逼债,在乐清一家宾馆以服毒自尽方式,结束了56岁的生命和24年辛苦打拼的企业。
  “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现在是一个‘生存为王’的时期。”温州市烟具行业协会副会长、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感叹说,曾占据全球市场80%份额的温州金属打火机,2003年企业数量还有1000余家,2006年降至600家左右,如今只剩下不到100家,“多年打拼下来的牌子面临消失的危险。”
  今年7月份,由浙江省经贸委、中小企业局、外经贸厅、省企业联合会等组成联合调查组,深入台州、温州、杭州等地,走访10多个主要行业和数十家重点企业后,得出的结论是:浙江中小企业生存经营状况“堪忧”。其表现为:产值明显回落,效益大幅下降;出口形势严峻,增速跌入低谷;资金普遍短缺,经营难以为继;生存面临危机,关停并转增多等。
  该调查报告还认为,由于资金缺口严重,许多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同时,由于中小企业大多互相担保,债务链错综复杂。此外,小企业处境艰难,使以往依附大企业、配套协作的产业链正在断裂,一些企业反映:现在是“不生产等死,生产是快死”。
  根据报告,中小企业经营、生存的艰难状况已在不同层面引起连锁反应,影响到浙江的工业化进程、就业目标的实现和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由于中小企业盈利空间受挤压,应尽社会责任的能力弱化,加上通胀等影响,一季度浙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仅增长1.7%、5.4%。
  值得关注的是,该调研报告显示,今年浙江省工行、农行、中行、建行新增贷款由2007年的1487.27亿元缩减为1093.69亿元,减少了1/4。
  
  小额贷款“加速”
  
  浙江省政府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积极、稳定推进,积极缓解小企业和“三农”资金紧张问题,公开、公平、公正地择优选择首批试点主发起人及参股股东,防止个人说了算,防止“暗箱操作”。
  与此同时,温州市政府金融办推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材料》(试行),该材料“时间表”称:今年9月至10月,温州首批小额贷款公司经审核、依法注册登记后,正式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明年1月以后,总结试点经验,并根据实际情况,向省政府要求逐步加大在温州推广力度。
  近期,温州多数县(市、区)将分别召开会议,审议小额贷款公司主发起人和其他发起人资格,在区县一级政府审核通过之后,小额贷款公司的成立便指日可待。在之前的7月底,永嘉县就在众多申报企业中,确定了两家候选发起企业。
  “公司领导对此非常重视。”正泰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部门负责人说,“公司申报小额贷款公司主要基于:看到村镇银行的机会价值;对自己的能力、基础抱有信心;如果获准成经营主体,正泰能够更好地为中小企业、‘三农’发展做好服务。”
  同样在杭州,小额贷款公司“牌照”争夺也异常激烈,余杭区近20家企业提出申请,而名额就只有1个;西湖区申报企业达到27家,其中还有2家上市公司。在这场残酷的竞争中,有“金融背景或者有银行入股”的企业在竞争中略有优势。
  然而,多种迹象表明,对小额贷款公司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地方政府“意愿”与民间“反应”似乎没有达成共识。
  正泰集团这位部门负责人认为,小额贷款公司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会起到一定作用,“但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目前还不好预测。”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发静说,“办小额贷款的手续会比较繁琐,而且一般也很难贷到一笔大额资金,如果这样,我会通过民间融资解决资金问题。”
  在方培林看来,按照现有关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赢利极为有限,根本敌不过散兵游勇的民间借贷,生存不容乐观。“想通过小额贷款公司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这作用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构建“组合贷款”
  
  除了备受关注的小额贷款公司外,浙江省还推出了“股权质押贷款”等措施,缓解中小企业的资金紧张问题。在地方,义乌市场推出了“商铺经营权抵押贷款”,杭州成立“小企业成长集合信托债权基金”。在企业互助上,阿里巴巴和银行合作推出“阿里贷款”等。
  一张多层面、立体状的浙江式金融体系,在中小企业的“倒逼”下开始形成雏形。
  6月下旬,浙江省出台了《公司股权出资登记试行办法》和《股权出质登记暂行办法》。据悉,办法出台仅仅10天,浙江省就办结全省股权出质登记的企业近22家,股权出质数额为16亿股,融资金额近10亿元。
  7月15日,由浙江省工商局、浙江银监局与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联合制定的《浙江省股权质押贷款指导意见》正式实施,公司股东可以作担保向银行申请贷款。根据该意见,在浙江省登记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东人数为200人以下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可以进行股权出质,即以自有股权向银行申请贷款。
  7月中旬,浙江省在宁波召开工业经济分析会,“呼吁民营企业和政府一道迎难而上”。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调研员赵仁春还表示,今年省财政已新增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金3000万元,累计达到6500万元。杭州、湖州等市还各设立了规模达5000万元的中小企业扶持资金。
  事实上,在这一轮“救市”中,各市地方政府对中小企业率先作出了反应。
  今年1月份开始,义乌市场推行“商铺经营权抵押贷款”,凡拥有义乌市场自营商位的市场经营户,都可以用商位使用权质押的形式,在相关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支持。据了解,之前由于商户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导致“价格昂贵”的商位不能抵押贷款,直接影响了商户的融资状况。
  8月底,杭州市西湖区政府与浙江中新力合担保有限公司共同推出的“小企业成长集合信托债权基金”也将公开发行,首期计划发行5000万元,期限为2年。募集资金计划将提供给30家符合要求的小企业使用。
  另外,去年11月阿里巴巴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合作推出了“阿里贷款”。
  阿里巴巴金融合作部高级经理高竞说,该贷款是通过阿里巴巴B2B这个网络平台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的增值服务模式。据介绍,“阿里贷款”已推出无抵押纯信用贷款、“网络联保”贷款等业务。自去年11月推出以来,已有200多家中小企业获得了“阿里贷款”,截至目前为止,已发放贷款5亿多元。
  同时,民间“自救”组织也在紧锣密鼓进行。7月下旬,台州近百民企联合成立由“70精英企业家俱乐部”,旨在建立企业间互帮互助、共荣共赢的平台,台州经委牵头组建、市四套班子主要领导担纲“顾问”。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浙江金融》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2《浙江金融》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20026650号-5   --